小魔仙杉御☆

无产阶级↑咸鱼

如秋

短打。
伞修伞无差
欧欧西属于我部分私设属于我脑补其他属于原著
伞哥衣服参考全职画集
沐秋死后
注意避雷——
白嫖一周后脑子一抽的产物
(被杭州这寒冷天气冻的)
我内心只有伞哥的好伞哥的妙伞哥棒的呱呱叫
“他有这个天分”
不管是打游戏的天分还是逗人开心的天分
真好。

如秋

叶修有点记不起苏沐秋的样子了。

叶修在阳台上吞云吐雾完,慢慢地,手插在口袋里,晃晃悠悠一步一步踱回到房间。

是一股淡到几乎闻不到的洗衣粉的味道,味儿很熟悉,但总总愣是想不起是哪个牌子。不是高档薰衣草香洗衣液,也不是低廉黄块儿肥皂的气味。

窗外边是灯火通明,时不时传来喇叭和汽车开过水花的声音,声音很小,但听的很清楚。亮着灯光的楼房之上是被照亮的黑压压的天空,云很多很糊,半遮住昏暗的月亮。

叶修坐在床上用手指勾勒着相框里的照片。

是三个人的照片。

那苍白而有力的食指划过那层薄薄的玻璃,很轻柔,很平缓,不紧不慢。

先是最左边的,黑发少年。潦草抹过,就完了。

再是中间的,橙发女孩。指尖轻轻沿着头发,勾出她的弯眉和翘起的嘴角,描出她的笑容。

最后是右边的,橙发少年。

他就是有这天分。

叶修想着。

让人开心的天分。他总是能笑着。不管在哪儿。

叶修用着拇指指腹慢慢顺着微翘的头发,到挑着的眉毛,到含着笑意的眼睛,到清秀的鼻梁,到抿着的嘴。

是苏沐秋啊。样子还是很熟悉啊。

叶修自嘲地笑了声,同时也心情很好得眯起眼睛。

到底是什么地方忘了呢?

叶修记得苏沐秋的一切。

苏沐秋喜欢穿着他自己的那件干净的白衬衣,配着打底灰色短袖,还有那条蓝牛仔裤。听说本来是条深蓝的,后来洗多了变成蓝的牛仔了。

“反正我穿什么都好看。”当初沐秋这么挑着眉回答叶修。

苏沐秋喜欢拿着那本棕色记事本,其实这样的记事本有很多,堆了一箱,全是游戏笔记。不管什么时候基本都拿着。

“有灵感就要记,我也没办法,我太强大,灵感来了挡不住。”曾经沐秋表面谦虚实则傲的压批地告诉叶修。

苏沐秋身上总是有股淡淡的清爽的味道,也许是衣服也许是头发也许是整个人的气味,很淡,基本要贴着才能闻到。叶修头有抵在他背上偷偷闻过。

“有味道吗?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洗衣粉吧。既然你觉得好闻就随便闻,少年,哥不嫌弃你。”以前沐秋半眯着眼搭着叶修肩膀这么揶揄过他。

苏沐秋做完事后会看窗外,大部分时候是会看到黑色的天空和月亮的,他也喜欢看看灯光,不管是路上的还是大楼里的。不过杭州大部分都是云遮住天空。

“为了确认时间。看电脑时间哪有直接看窗外反应的快啊傻孩子。灯光多好看啊。红橙黄绿青蓝紫条条灯光通天堂。”那时沐秋用关怀傻孩子的眼神望着叶修这么给他科普。

苏沐秋心情好的时候会半眯起眼睛,但一般不会笑出声,嘴会抿着。不过嘲讽别人到时会直接笑出声。他大部分时间都是笑着的,很阳光,很温暖。

过去,沐秋总是笑着的,不管是赢是输,遇到高兴的事还是碰着低谷,他总能平平淡淡地一笑而过。

叶修记得苏沐秋的一切,但又总感觉忘记了什么,有些模糊。

叶修喜欢着苏沐秋的一切,哪怕是他的嘲讽和失落。

叶修似乎是发现了也似乎是没有发现。

那股好闻的洗衣粉的味道,窗外那被云遮住的月亮,那个眯着的眼含着笑意,说话可以不多但一定要够嘲讽,能带动别人情绪,能让大家一起开心的人。

杭州不能四季如春。

但叶修能四季——

天空清澈如洗,阳光毫无遮掩地散落在地上,四周没有人们的吵闹喧嚷声,只听见钟声回响在这片土地上。
金发男子坐在陪伴了自己好几百年多的房子之前的草坪上,微风吹过。他面前的茶杯之中的红茶还是温热的,却没有了热气。
他望着伦敦城,在他心脏之中的伦敦,望着英格兰的土地与不列颠岛和爱尔兰岛,望着这一整片的大西洋与欧罗巴大陆,和整个世界。
妖精们已经沉睡了,仙子们也隐没入花中,独角兽和精灵在各自的栖息地不再活动。
“终于来了吗,世界的终焉。”
破败的伦敦在夕阳下映照成红色,冰冷的红色。
“终于能见面了吗,我们,希望下辈子不是这个身份……”
亚瑟抬头望向另一边还是蓝色的天空,湛蓝得就像一个人的眼睛,但又遥不可及。
世界上最后一个人,随风消逝。

黑塔利亚舞台剧x
弹幕问答环节x
很艰辛地去手写翻译了一下
拍译居然检测不出来很心酸。
里面问的大概是
广濑我爱你
给广濑一句话
和广濑有什么事吗
你认为广濑怎么样
之类的。
然后龙虎说:啊这个人超厉害的!
然后还有个镜头是来一个爱的抱抱(如下图x)
然鹅没成功hhhh
最后来一句
人人从人人人
滑稽
私心打个米英tag致歉w

【米英】很直率的亚瑟

天苑。几乎看不出来地天苑
纯属瞎几把写的。
没有粮自己产。哭唧唧。
没有得到更新。
超绝望的。
短小不精悍,文笔渣死了。
如题,亚瑟可是对感情很直率的!
ooc是我的锅。
请无视最后一句。
感谢w

“哈——”阿尔弗雷德打了个哈欠,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眼睛。
“呦小阿尔怎么啦~”走在他身后的弗朗见缝插针,调笑地看着他“昨天晚上没休息好吗?是干~了什么吗?”
“你这个能够看别人心思的贤帝还需要问吗?”阿尔无奈地摆摆手“只只只是没睡好而已啦☆”的确算是没睡好吧,对吧?
————————
阿尔坐在桌边,视线凝聚在手心里自己的项链上,叹了口气。他起身走向床铺,准备去睡觉。
突然窗户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终于又来了嘛?阿尔想着。
那个人背着光,脚下踩着闪烁的发出细微嘎吱声的玻璃碎片,和往常一样的红色风衣,蒙上了柔和光晕的金发。
“好久不见啊。”
“如果按苑帝的话那还真是好久不见了呢。”阿尔走向那个人,笑着说:“但是要知道你可不止苑帝这一个身份,对吧,亚瑟?”
“你这家伙不要这么拆别人的台啊。”他摘下面具放在桌上,“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对话了哦,下次就是决战了啊…阿尔弗雷德。”亚瑟把阿尔摁在椅子上,自己靠着桌子对阿尔弗雷德说:“所以这次你要好好听我说话。”
“哇好过分啊我哪次不是好好听你说话的!”阿尔委屈地看着亚瑟。“不论是苑帝还是亚瑟的时候我明明都那么认真的!说起来我也有想跟你说的……不过没关系啦!女士——啊不,绅士优先嘛”然后他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站着的人面带笑容地撇了他一眼“嗤,我知道你是故意的。” 然后愉快地望向窗外,嘴角上扬的弧度暴露着他的好心情。
一时间聒噪的世界仿佛都寂静了。
“……”亚瑟转回头,“也只有闲的要死的人会听我说话啦。我啊…真的很…羡慕你,几乎每次都是笑脸,周围的朋友也很多…和我完全不一样。”
“亚瑟你不要这么说!”
阿尔认真地说道,“你可是很重要的哦!至少在我心里是这样,我相信大家也是把你当同伴的!”那句闲的要死的人是多余的!阿尔在心里喊着。
“你这种人真的是——”亚瑟用食指摸了摸鼻尖,努力地下压这心中的动荡,但耳根还是有些微微发红,“…你可是天帝啊,这么随意信任别人可不好——”
“但你不是别人啊——”
“啊啊只是这个意思而已!”有些颤抖的声音表现着亚瑟内心的无奈与开心。
“你要知道——”他对上阿尔好奇的视线,右手抚上阿尔的脸颊,眼神中充满了憧憬与温柔,小声说着:“你啊——可是我心中的光啊,仿佛永远都触不可及。但毕竟是临死前了,让我说完吧。…我很久之前就喜欢上你了,当然你可能不会。抱歉啦。”
在阿尔有些楞住的目光中,亚瑟靠向前,微微弯腰,轻轻地贴上阿尔的唇。
等阿尔快速反应过来,亚瑟刚开始起身,只有一缕淡淡的红茶香提醒着他刚才不是做梦。
“亚瑟你真过分呐,这可是我的初吻——”阿尔嘀咕着,在亚瑟震惊的眼神下把他的腰用左手一揽转了个圈之后按在椅子上另一只手护住头,以不容反对的动作吻了上去。
“唔!?”
————
直到两人都感到有些缺氧时,阿尔才缓缓放开了亚瑟。
“哈…刚才,刚才那也是我的初吻啊!”亚瑟手擦了下嘴角流出的液体,瞪了一眼面前这个毫不讲道理的人。
“对我来说亚瑟你呢,就和光一样哦。一直都那么温柔,虽然有时候真的很胡闹啦比如上次在誓帝那你居然袖手旁观——不过你意外的直率呢?”阿尔饶有兴趣地望着视线乱飘脸色微红的亚瑟。“所以这样的亚瑟,我超——喜欢哦!而且很可爱啊。”
“啊啊啊啊够了你这家伙不要乱说了我走了!”亚瑟慌张地跳窗逃跑了,临走前回头结结巴巴地留了一句“小心一点,别死了啊,笨——蛋。”
阿尔捂住鼻子差点站不稳。

然后谁都不在了。

【米英论坛体x】连SR都没有算什么游戏(6)

最近真的没时间qaqqq
7月一直在新东方(不是那个新东方)上托福一阶
然后8月4号就去英国了到现在x
每天累死。
我相信你们不会怪我的吧hhh
虽然fo掉了很多了qaqqq掉了4个
超心痛。
那么日常的短小。
其实本来想码完米和英的传记的结果还是时间不够。
祝您阅读愉快w


71#  凑不齐黑桃三人不改名
独战米英的传记啊……
我这个真的记得非常清楚因为几乎每天都会去看一遍x
因为里面的若米和英炒鸡帅气。
而且我喜欢自虐(bu)
那你们先去聊会,我码字

72#  黑人牙膏有点甜
大佬万岁!
向大佬低头!
对了你们有没有试过组合联五啊。
就是国设的亚瑟,阿尔,弗朗,王耀,伊万一起出场。听说会触发一个神奇的buff
可惜我没有国设弗朗QAQ
不然早就试了

73#  黑人牙膏有点酸
哦哦哦哦我这些都有!而且我当初试过!
但不得不说……
神奇的buff。
十分神奇。

74#  西湖的水~我的泪
联五的buff啊。
日常看脸(捂脸)
开局会附加一个buff【乱糟糟的联五】
每当美/国行动时
有15%概率触发己方随机2~4人混乱一回合
有10%概率提升己方随机1~4人攻击25%一回合
有10%概率提升己方随机1~5人暴击20%一回合
有10%概率提升己方随机3~5人速度10点
有10%概率攻击对方随机1~3人5%的血量
有45%概率什么都不发生

75#  黑人牙膏有点咸
wow好长

76#  左拥美/利/坚右抱不/列/颠
哇塞这个666
不过第一个效果简直hhhh
不愧是五流氓啊

77#  凑不齐黑桃三人不改名
英的传记:

我在那天遇见了一个新的国家,他的名字叫做America。法/国那群该死的家伙跟我抢这块土地,当然,我赢了。
那个孩子问我是谁,哈?我可是大名鼎鼎的英/格/兰啊。
他居然叫了我哥哥,这真的是前所未有的,怎么说呢,有点感动。总而言之,这家伙就是我的弟弟了,他就归我管了。

终于又能抽空去看他了,没想到这家伙长得这么快,身高已经快超过我了。有点欣慰但总感觉很失望啊。
明明都这么高了还像个孩子一样在港口看到我时兴奋地跑了过来,真是的,一点样子都没有,还穿着那种衣服,下次帮他带几西装好了。
西/班/牙那群人又跟我抢北美土地,看看我大/英/帝/国的实力吧哈哈哈,我绝对要保护他,绝对。不过被人依靠着,这种感觉,有点好呢,下个星期去那边看看他吧。

都废除那么多税了还不满足,他是真心想拜托我的控制啊,这怎么可能呢。他的一切的一切,思维方式,习惯,传统,宗教不都是来自我吗!居然想打赢我,真是太嫩了。一封信都不回我,看来我还是去北美看看吧。

连刺刀都不敢向我砍来的家伙,知不知道不能对敌人手下留情啊!在战场上这样会死的啊!该死,我不也是这样吗…只敢把他手上的枪挑飞,却不敢开枪,我怎么会这样啊……
为什么啊,明明我都把一切给了他。
怎么可能开得了枪啊,混蛋!
走好了,这样我就只有一个人了,一个人也没关系!

因为这还是前期BW的传记,所以基本是文字形式。
米的传记马上就码完了,你们先聊着。

78#  黑人牙膏有点甜
呜哇大佬你手速!!!

79#  给你小fafa
感谢大佬!赞美大佬!
给大佬递fafa
【给你小花花.jpg】

80#  绝对不氪
哇血淋淋的历史啊。
明明知道北美独立是正义的,为什么我这么心塞呢。
感觉这件事就像是在亚瑟心里插了刀子啊。
好像这件事之后亚瑟就特别孤独了,只剩下一群整天闹独立闹抗议的殖民地了。(当然马修还是小天使)

日常咸鱼。
为什么没更文?
因为我咸鱼啊hhh
原图侵删w

日常咸鱼x
这幅快两个月了吧。
原图找不到了qaqqqqqq
翻了好久就是找不到明明这么可爱的亚蒂。
侵删w
app-十字绣

【米英】祝阿米生快?

米诞贺文
四千左右x
我尽力了orz
看看我一个平时更新八百字就不错了的人居然能肝四千。
肾疼肝疼。
祝我家最帅气的琼总生快。
日常流水账.jpg
米英国设。纯糖?
ooc ooc ooc
趁着早高峰来一发




亚瑟已经一个多月没见到阿尔弗雷德了,也不算没见到。当他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带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泡好一杯醇香的红茶之后舒舒服服地靠在沙发上盖着懒人毯,打开那部看起来年代很久远的电视机,总能看到阿尔弗雷德那张仿佛永远不会沮丧的脸出现在新闻里。

年轻真好啊。亚瑟总是会这么想,当然他也没有老到哪里去,和王耀那群家伙比起来的话。但不得不说,最近的事多的让他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更别说抽空去看望那个身为超级大国却孩子气满满的人了。虽然孩子气只在他面前才表现。

阿尔弗雷德觉得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亚瑟了,其实也不算没见到。但当他在工作中偷一个小懒,叫自己的秘书去给他买份咖啡从而躲避监视的时候,偷偷摸摸打开手机以为他的秘书不知道其实秘书知道,但其实也知道秘书知道他会偷玩手机的时候。唯一让他感到有些愉快的就是在新闻中亚瑟的脸,让他又重新振作开始工作。

好想见见亚瑟啊。阿尔总是这么在心里抱怨着,虽然明明只有差不多一个月而已,几个世纪前的时候好几十年都等过。但他还是会埋怨着工作量的巨大让他几乎没有时间休息,更别说飞到大西洋的彼岸去见一个人了。

早晨,当亚瑟久违地看到桌上的日历,已经是7月3日了,才发觉那个几乎每天都在自己生活中出现却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面的家伙生日就要到了。今年好像……没时间去啊,亚瑟望着排得满满的行程表,不由得感觉几百年前的日子轻松多了,只要打打杀杀或者被崩一枪就好。

当阿尔发现街上的人都挂起了星条旗,全国洋溢着愉快的气息,才意识到自己的生日到了。虽然7月4日他放假一整天,但当他想到最近自己忙得要死,亚瑟也同样忙得要死,也就无所谓了。阿尔有些怀念几个世纪前还是殖民地的时候,当然不是独战那十几年。

“女王陛下,您找我有什么事吗?”亚瑟看起来十分虚弱地站在女王面前,面色有些苍白。“如果是关于工作的话——咳咳”亚瑟用手帕随意擦了一下带有血迹的嘴。“工作我没问题的,不用担心我。”

女王有些心疼地看着这位好强的祖国,清了清嗓子:“亚瑟,我觉得你今天还是好好休息吧,每年的这几天你都这么虚弱。”然后用眼神制止了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的亚瑟。“我已经跟你上司讨论过了,她也认为你应该这几天好好休息一下……”

女王有些苍老的面庞带着关心与慈爱,亚瑟感觉鼻子有点酸。明明第一次见到她还是个在摇篮里的婴儿,渐渐长成了少女,现在他依然没什么改变,但女王的时间却一去不返了。亚瑟轻轻一笑:“……其实没关系的,女王陛下。不用让我休息,一战二战那会我都熬过来了,现在还怕什么。咳…”

“现在可不是一战二战了。”女王微笑着望着亚瑟“不要逞强了,从小你就是看我长大的,我也是很了解你的。还有机票已经帮你定好了,在你的秘书那,如果不想去的话就在家好好休息吧。”虽然我觉得你肯定会去。

“诶?”

美/国,纽约,独立日。

“嘿大家!”美/国站在时代广场中央,用他具有强穿透性的声音愉快地说着“今天可是独立日哦!尽情欢乐吧!”

数以千计的白鸽从广场上飞起,翅膀扑腾的声音响彻云霄,阳光透过空隙散射到地面上,光斑如游鱼一般四处游动,人们欢呼庆祝的声音在整个时代广场徘徊。

阿尔坐进自己的车,摘下眼镜闭上眼睛,长叹一口气。在太阳的炽热下烤着的车内有些发烫,空调开了最大档,冷风吹出依然洗不尽闷热。等小憩过后阿尔立刻拍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一点,然后开始驾车驶向派对地点。

阿尔随便拿了一杯香槟站在墙角的植物边,又拿了一块身边桌子上的甜点。好像这个派对他只是来蹭吃蹭喝一样。

弗朗向美丽的小姐告别之后走向阿尔,单手插着腰,带着满满兴趣看着阿尔。“呦美/国~今天可是你生日呀,不好好庆祝一下吗?只是吃东西可不好呀会胖的——在场这么多可爱的小姐们你都没有想要干一发的吗~”

阿尔笑着用平静的声音回答:“干你个头哦。”他咬了一口手上的甜品,不是一般的甜,这个味道有点像几百年前某人泡的红茶。“最近事太多了,没这个心情庆祝啦☆倒是法/国你,十天后你生日就到了,这次居然一点风声都没有?看来这次的生日派对挺简朴的?”

“哇好险恶你这人,居然想窥伺哥哥我的生日派对嘤嘤嘤~”弗朗装作受伤的样子“我上次哪里不简朴了啊和你家的对比简直是天壤之别啊~说起来……”他突然凑过去想看看阿尔的神色“你这次不是很开心是因为英/国没来吗?”绝对是这样吧!不然哥哥我这么多年的情圣白当了哦吼吼吼——

阿尔装作没听到一样视线穿过弗朗,扫视着整个派对大厅“你再这么说把你塞进那个生日蛋糕里呦☆”,然后愉快地一笑:“我可是世界的hero,怎么可能因为几个人没来就沮丧嘛!我只是喜欢装作不开心的样子而已☆”

“诶呀诶呀~美/国你真是冷漠呢~”弗朗摆摆手“那么哥哥我不打扰你思考人生啦,加油吧,我支持你。”不然的话亚瑟那家伙心情不好又来针对我,哥哥我真是可怜——

亚瑟下了飞机之后没有去派对,而是直接去了阿尔他家,因为他一向不喜欢嘈杂、热闹的环境。不得不说可能是因为别人很热闹,显得他更加孤单,周围除了自己能看得见的小精灵们以外,就没什么人了。

天已经黑了,但房子的灯没有开着,而且那家伙派对至少也得到十一点,应该还没回来。亚瑟这么想着,一边用钥匙打开了大门。屋内有些昏暗,充斥着汉堡与薯片的气味,但也夹杂着一些古龙香水的味道,也许是美/国出门前为了体面一点喷的。多重气味交杂在一起,有那么一点好闻和熟悉感。

亚瑟放下没装什么东西的行李箱,摸索着墙上的开关。咔哒。有些刺眼的灯光从背后出现,亚瑟转过身去走向客厅的沙发上,却发现沙发上早已有人了。

……美/国?亚瑟望着坐在沙发上抱着枕头,头靠在沙发扶手闭着眼睛上看起来像是睡着的人,有些吃惊,他放慢步伐,轻轻地走过去。这家伙……也不知道盖一下毯子什么的,会感冒的啊…

亚瑟坐在茶几上,凑过去看着阿尔的睡脸,感觉心脏有点难受,有些伤感但也有些自豪。阿尔脸上没有了平时的活泼,取而代之的是平静,脸上满是困倦,看得出来这几个月把他累坏了,要知道国家的体质可不是一般的。

几百年前自己也是这么看着他还稚嫩得多的面庞渐渐入睡,虽然大部分情况好像都是自己先睡着。还不是真正的国家的他几乎没有什么压力,睡脸是那么的轻松夹杂着见到自己的喜悦。亚瑟在心里叹了口气,伸出手去想要去安抚一下阿尔有些眉头紧皱的脸,但是手又停顿在了空中。我早就不是他的哥哥了啊,在想什么啊我这笨蛋。亚瑟有些自嘲地想着,把手伸了回来然后起身。

却不料身前的人突然扑过来,亚瑟条件反射一个手刀过去却被阿尔抓住,脚一滑向茶几摔去。咚的一声,可怜的茶几承受着两个人的分量。亚瑟睁开吓得闭上的眼睛,对上了阿尔有些炽热的视线,上方没有戴眼镜因而显得更深邃的蓝眼睛注视着自己,亚瑟感觉有些害怕,咽了一口口水,想要侧过头去不看,发现头也动不了,因为阿尔的手托着自己的头。啊啊啊啊发生什么了啊啊!亚瑟在内心无助地呐喊着。“那…那什么,美/国你能起来吗?”

阿尔轻轻一笑“呦,英~国。”这个语调的称呼让亚瑟背后一凉。他俯下身子,凑近亚瑟的耳朵,用不同于平时的轻柔声音念着:“你既然来美/国了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呢☆”

熟悉的声音回响在耳边,酥麻的感觉在耳朵上出现,亚瑟感觉有点心跳加速,轻轻吸了一口气想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一点,然后用着几乎与平时无两样的语调说:“啧,起来啦你这笨蛋。身上一股酒味啊,你喝酒了?”

“派对很棒的哦~”阿尔像是炫耀地说着,突然一副委屈的样子:“啊啊我摔倒了英/国不亲亲抱抱我就不起来……”

满脸嫌弃的亚瑟看着阿尔,淡淡地说道:“你只有三岁吧。”他抬起左手想把阿尔凑近的脸扒开,结果反而手心被舔了一下,脸上用来伪装的嫌弃瞬间消失变成了慌张害羞:“唔哇你这家伙!是狗吗!”

阿尔突然一言不发地起身把亚瑟拉起来,想要笑着用平时一样没心没肺似的声音回答“因为你把手凑上来给我我就舔咯☆”之类的话,可能是酒精的作用,他内心的情感入潮水一般涌来。明明自己不是人啊,这么想着。“英/国,我可以抱抱你吗。”阿尔带有些的颤抖的声音说完了这句话,然后没等亚瑟说些什么就把头靠在他肩上,手紧紧环上了亚瑟的腰。用闷闷的声音加了一句“反对意见不接受哦。”

亚瑟一开始有些愣住了,但当他感受到阿尔的体温之后,也就不在意什么了。感觉到了面前这个比他还高的男孩的微微颤抖,亚瑟轻轻拍着阿尔的背安抚着他。“笨蛋。”亚瑟用表面上听起来是嘲讽但实际上是关心的语调说阿尔。“一点都不知道爱护自己,身上又多了一些伤,责任再大也是要在健康的基础上啊,你的国民会心疼地。”我也会……

“亚瑟,我很想你。”阿尔更加抱紧了一些亚瑟,好像他随时会溜走一般。“我有点想念几百年前了。”

沉默。

亚瑟感觉有点想哭,也许不是一点,是非常。几百年来的时间如一眨眼般瞬间消逝,物是人非,曾经跟在自己后面的孩童今日已经成为超级大国,曾经世界霸主的自己早已跌下王位,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又是那么的虚幻。原本认为永远不会离开自己的人离开了自己,能失去的都失去了。亚瑟轻轻深吸几口气,忍住自己想哭的心情:“……才多久不见你这家伙怎么变得这么敏感了啊,好啦好啦不哭啊乖,今天可是你的生——咳咳,你的生日啊。开心一点。”

“我没有哭!”阿尔带着貌似有点生气的声音笑着说。“身为世界的hero我是很坚强的!”然后抬起头用严肃认真地的神情看着亚瑟,仿佛在表明我没有说谎我说的都是事实之类的。结果自己先忍不住轻轻笑了出来。

“好好好你最坚强了。”亚瑟语调里满是嘲讽,虽然他知道阿尔那家伙根本不会听懂。然后又想起了什么,“阿尔请把你的手挪开谢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

“诶——”阿尔失望地把双手挪回来“怎么可以这样嘛——”

“笨——蛋。”亚瑟戳着阿尔的脸,用着轻快的声音小声嘀咕着“生日快乐。”

落地窗外纽约城夜景繁华,各类灯闪烁交错,炸开的颜色缤纷的烟花出现在上空,光芒洒落在每一个角落,照射在玻璃上,洒进每个人的心中,脑海中。

美/国,国庆快乐。
阿尔弗雷德,生日快乐。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bu)

百fo点文。
我这么咸鱼到底是怎么百fo的。
怀疑人生。
限米英x
不打tag就没人看得到了吧hhhhh
就一个。
就点一个x

【米英论坛体x】连SR都没有算什么游戏(5)

游戏名:The Beautiful World(简称BW)
里面人物分为:R,SR,SSR和ST(限时)
传记:并不是文字,而是类似于手书那样的视频,不能暂停,有可能会有一闪而过的图。
技能:分为普攻,被动,特殊技能(有可能会有两个特殊技能)
人物属性会和队伍搭配有调整。
每个SR及以上的角色都有特殊装备。
ST可以抽卡抽出来,副本刷出来,实在非也能靠刷副本出的材料换。
有天气设定这种东西,某些特殊道具之类的在特定天气更容易出。
讲真这是昨天的英诞福利。
日常短小不精悍x

61#  西湖的水
心疼大佬……
没关系!
哦对了说起来。大佬你说要带……折断的刀??
不要吓我QAQ
这玩意是人有的吗!!!

62#  黑人牙膏有点咸
卧槽我也才发现。折断的刀。
大佬你……全身上下都是肝吧?
太恐怖了

63#  给你小fafa
折断的刀是什么?
我可能是个假玩家。
我去官网道具图鉴上查过了没有这玩意啊?

64#  凑不齐黑桃三人不改名
啊折断的刀啊。就是这玩意
[图片]
是一把手柄纯金(应该?),刀折成两半的玩意?
我调高画质看过上面貌似还有一些英文字母和花纹什么的。不得不说制作组真细心。
上面的单词貌似是PROSPERITY AND DECLINE
讲真我讨厌看大写字。躺。
意思是繁荣与衰败之类的。

65#  左拥美/利/坚右抱不/列/颠
而且拥有这把刀的条件是拥有妖精小姐的祝福,这个稍微简单一点,把魔法森林一共28个副本全部通关就有了。
然后是拥有女王的信函,这个就很难了x我记得这个是海英的特殊装备来着。
是当时海英ST时集材料换的,需要的材料比换海英的还多呢orz
最后一个是有划痕的神秘枪支,据我所知这个枪的种类是滑膛枪(然而知道了也没什么卵用),这个是真的难啊。需要用独战米去和独战英打。要知道独战英或者独战米任何副本里都是没有的。而且官方说好友切磋是不能的。
而且好像还要有概率??准确的条件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66#  抽不到黑桃queen不改名
天哪。
太可怕了。
感谢dalao科普。
我这个咸鱼果然还是没希望了。

67#  凑不齐黑桃三人不改名
65楼科普得好x感谢
那个条件是真的难。
首先是要独战米对独战英。
然后天气设定是雨天。
之后是切磋不是己方五个敌方五个吗,一定最后只剩下独战米和独战英,战斗必须是独战米胜利才能触发剧情。
特别恶心。
重要的是有独战米和独战英的人超级少啊。

68#  黑人牙膏有点酸
独战英和独战米真的qaq
是7月4日那天抽卡才有。重要的是这俩虽然是sr但官方说出率和普通的sr不同,普通大约是30%,这俩的出率只有9%,超可怕。
更何况开服日期是7月1日。
更加崇拜楼主大佬了。
不过离7月4日也快啦!还有一个多月而已。然后发现官方出的ST真少啊。

69#  绝对不氪
所以还有8小时维护才好。
大佬你说说独战米独战英的传记呗?

70#  西湖的水~我的泪
来来来我们排排坐好了。
等着楼主开始讲故事(bu)